• <bdo id="uuuwu"><center id="uuuwu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uuuwu"><table id="uuuwu"></table></td>
    浙新辦[2010]32號
    浙江工人日報社 主辦
    新聞服務熱線
    0571-88851111
    采訪中心:0571-88851111
    報紙編輯部:0571-81916093
    新媒體部:0571-88864594
    事業發展部:0571-89937119
    首 頁 | 工 會 | 企 業 | 人 物 | 維 權 | 讀 書 | 民 聲 | 人 間 | 視 覺
    您現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報網  >   正文

    逃票記


    2022年05月07日 10:12   來源: 浙江工人日報   作者:顧金生
     

      自以為向來遵紀守法的我,在過去的大半生中,也做過一些不可思議的事,尤其是在囊中羞澀時易犯的,比如“逃票”。

      那年“五一”前夕,上海的姐姐來電話說想看看大哥5歲兒子小明,我就主動請纓接下這“護送”任務。杭州城站到上;疖嚻眴纬唐眱r2元,往返4元,這對剛入職的我來說無疑是個大數字。在鐵路邊長大的我很快就想出“攻略”,并付諸實施:一大一小,各人手上執一根鐵絲,上面戳著幾只空飯盒。那時乘客用完餐就隨手將飯盒拋至窗外。鐵路家屬常當“撿客”,既清潔了鐵道環境,又能拿回家當柴燒。

      沿貼沙河邊鐵軌從北向南漸行漸遠,站務人員都以為一大一小是撿飯盒的,自然不加注意。我倆很快就順利登上城站月臺,看到一列標著“杭州——上!钡木G皮火車,一溜煙就進了車廂。硬座車廂定員112席,最后兩席系鐵路職工工作專享,從不出售。我掏出父親的鐵路徽章別在胸前,坦然落座。小明不知“逃票”就里,坐定后上躥下跳、嘻笑吵鬧,嚇得我戰戰兢兢,尤當乘警或乘務員經過,就直冒冷汗。

      上海站到了,居然一路安然。我藏起胸徽,沒隨人流出站,而是在一灌木叢旁用鐵絲卷起了鐵環,實際是在尋思如何出站。一女站務員走過來問:“怎么跑到站臺上來滾鐵環?趕快出去!”她將我倆從民警值班室偏門攆了出去。一塊心石瞬間落地。

      尋尋覓覓,百轉千回,好不容易找到了四川北路姐姐家。

      “你姐夫在出口處四處找都沒找到,你們乘的什么車呀?”姐一見我倆就埋怨個沒完。不敢實情相告的我,只好顧左右而言他。

      “小朋友來一趟不容易,讓他多待幾天,你一人先回去!苯憬氵@么一說,小明嚇得抱住我大哭!皠e哭!姑姑亂說的,我們晚上就回去!薄敖裢砭突厝?”“是呀,你不是說見一面嗎?我明天下午還要上班呢!碑敃r上班是天大的事,不能曠工。姐又問:“幾點火車,票買了嗎?”“買了,晚12點!蔽蚁咕幜艘痪!鞍,這么晚?”姐差點暈倒。

      下午,姐帶我倆去城隍廟吃小吃。小明說上海餛飩真好吃,肉比杭州多。姐說:“你爸回上海沒如愿,你長大后到上海工作好嗎?”小明笑著點點頭。

      晚10時許,姐夫將我倆用自行車送到上;疖囌,并想買張站臺票送進站。我忙說:“別,千萬別送。你早點回家吧!”姐夫是個直男,說讓走就走。但他的話倒是提醒了我:買張站臺票不就可以進站了么?孰料,要出示火車票,我只好求助一位排隊阿姨幫我買。

      上海站真是個火車大世界,長龍似的綠皮車廂一列挨著一列,黑壓壓一大片,煞是壯觀!但就是找不到開往杭州方向的列車。小明好困,腦袋像雞琢米似的垂下抬起又垂下,讓人好心疼!次日凌晨2點,總算看到一輛“上!獙幉ā钡钠湛。我故伎重演,別上胸徽,落座“專享”,抱住小明就呼呼大睡……

      杭州站到了,霧氣迷茫,曠野無人,我膽大了不少,也不想再扮“撿飯盒”的了,于是一下車就背起小明,大搖大擺地沿貼沙河走去。

      “站!請出示一下車票!辈恢獜暮翁幟俺鑫槐彻ぞ叽蔫F路工人!拔覀兪莵硗娴!薄膀_人,我在車上就站你們邊上!薄鞍?”我無語了!澳闶呛艰F分局職工嗎,胸徽哪來的?”并上來想摘我的胸徽!巴邸毙∶魍蝗粐樀每蘖似饋,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!”這下那人良心發現了:“走吧,估計你們也是鐵路工人家屬,不然哪來鐵路胸徽!

      “謝謝!”我背起小明數著枕木疾步飛奔。

      真是有驚無險,從此不敢重蹈“火車逃票”覆轍,但卻鬼使神差地又一次犯了“汽車逃票”的禁忌。

      那年春天去官巷口小哥家玩,6歲的侄兒小軍說想讓我陪他去西湖邊放風箏,我一口應諾。我倆上了7路車,乘兩站后到湖濱站下。車停穩后,上下車的人比較多,我就推著小軍說:“快走、快走!”不知為何,他反而走得更慢了。當剛要下臺階時,小軍居然站著不動了。

      “咦?快走呀!”我催促他。

      “你還沒有買票呢!”他以為我忘了買票。

      有否買票我心里自然清楚,說時遲那時快,我立馬跳下車,一把將小軍抱了下來,生怕被司乘員發現。沒想小軍一只手死拉住車門桿不放:“叔叔,你還沒買票呢!”搞得我好狼狽,只好輕聲哄他:“不好意思,叔叔忘帶錢包了!睂嶋H我身無分文。

      走過斷橋上了白堤,小軍一直怏怏不樂,風箏也被他弄出兩個洞,放不上去了。在湖邊走了一匝后,小軍就想回家。

      到家后,小哥發現兒子一臉抑郁,就問為什么?我實言相告。小哥竟說:“這么不懂事,下次不要帶他玩了!毙≤姷淖宰鹦氖艿綐O大傷害,眼圈一下紅了……我連忙把他抱至門外,拼命安慰說:“你沒錯,是叔叔錯,下次乘車一定買票!薄坝變簣@老師說的,上車一定要買票,大人全票,1米2以上小孩半票,我已過1米2了!薄笆茄,是呀!”我連連點頭稱是。

      眼一眨,四十多年過去了,大哥兒子小明現在上海一家德資公司任HR主管,小哥兒子小軍在杭州一家銀行當副行長。他倆或許早已忘了當年的“逃票”窘事,但我卻沒齒難忘,那是我永遠的疼。

    責任編輯:張永炳 
    版權和免責說明:凡注有"浙江工人日報記者"或電頭為"浙江工人日報網"的稿件,轉載必須經原創作者同意,并保留"浙江工人日報"等字樣。

    相關內容
    廣告聯系 | 關于我們 | 法律聲明 | 投訴建議
    浙江工人日報網版權所有 ©c2008 浙ICP備05017986號    浙ICP備05017986號-1  
    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舉報中心投訴電話:0571-88901234  手機短信:18806501498  傳真電話:0571-85175125  郵箱:zjsjx@zjncws.com.cn  
    人妻系日韩AV无码,白丝女仆捆绑视频网站,白领人妻系列第26部分阅读
  • <bdo id="uuuwu"><center id="uuuwu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uuuwu"><table id="uuuwu"></table></td>